网址:http://www.changtongsj.com/
站名:华盛顿娱乐
关键字:

虎将赤子!余戈:我眼中的陈明仁将军

作者:佚名  来源:未知

虎将赤子!余戈:我眼中的陈明仁将军

  有了去年的前车之鉴,机构更注意防范季末MPA考核对流动性的冲击。

虎将赤子!余戈:我眼中的陈明仁将军

虎将·赤子——我眼中的陈明仁将军(代序)■余戈陈明仁无疑是中国近现代史上最传奇的将领之一。早在1925年10月,国民革命军第二次东征讨伐陈炯明血战惠州时,黄埔一期毕业、时任连长的陈明仁率本连首先奋勇登城。战后,蒋介石曾亲令陈明仁立于城墙之上,接受全军的敬礼。在黄埔系芸芸将星中,陈明仁成名之早、名气之大,鲜有同侪堪与比肩。作为一代战将,陈明仁在战场上凭着血肉搏杀奠定了英名。

在抗战初期,陆军大学刚刚毕业的他率新组建的弱师——预备第二师激战九江、增援桂南。

后开赴云南转隶中国远征军,他率主力第71军在滇西大反攻中迭克龙(陵)芒(市)遮(放)畹(町),收复失地打通滇缅公路,与中国驻印军会师异域扬名国际。

而在内战战场上,陈明仁死守四平,挫败解放军攻城,更是名噪一时,后来竟获得毛泽东“我看林彪打仗不如你”的酷评。然而,这位以“硬碰硬”的真本事赢得过战争的将领,在最后关头却审时度势率部举行湖南起义,为故土三湘大地带来了和平。他以卓著的功勋,在国民党军中递升至中将,又在解放军中授予上将,但秉性中却对政治素无兴趣,始终潜心于带兵打仗,最后也没有离开其倾心一生的军旅。1959年9月,毛泽东接见陈明仁上将。毛泽东曾对陈明仁说过几句耐人寻味的话。新中国成立后,毛泽东曾问陈明仁所愿,陈明仁答“没有要求”。毛泽东感慨,“别人有要求我们还好办,你没要求我们倒难办了……从今以后,解放军有饭吃,你也有饭吃;解放军有衣穿,你也有衣穿。”50年代解放军撤销兵团建制,毛泽东建议陈明仁到大军区任职,享受副大区待遇,陈明仁表示自己喜欢带兵,毛泽东就痛快地同意他以上将军衔继续当第五十五军军长。这部《陈明仁日记》能够面世,基于一个意外的机缘。多年以来,笔者致力于研究抗日战争滇西战场,陈明仁自然是其中一个重量级人物。然而,此前几经反复检索,仅能找到他署名的几份篇幅不长的回忆文章,且主要记述长沙起义前后的作为。经历如此丰富的一员战将,却没有留下稍有规模的个人著述。而坊间流传的几种陈明仁传记和纪实文学,“演义”“戏说”色彩太重,叙事大多缺乏依据,难以作为研究材料来用。所以,到写作“滇西抗战三部曲”第三部《1944:龙陵会战》时,笔者心里难免有点打鼓:总司令宋希濂(前任)、黄杰(继任),军长钟彬(前任)几位主将都留下了个人著述,率主力从龙陵一直打到畹町的继任军长陈明仁,竟然只能借助他人的记述来做影影绰绰的描摹了?当笔者以为这份遗憾已经注定之际,忽然听亦师亦友的抗战史学者戈叔亚先生说到,陈明仁将军的嫡孙陈湘生先生,保存着一份其祖父战争年代的日记,并且曾经翻拍过数页供其研究参考。这喜讯来得恰逢其时,有如天助。经由戈叔亚先生搭桥,笔者得以与陈湘生先生相识,且在奉上已出版的松山、腾冲两部战史作品后,令陈先生及其家族成员感到可予信任,于是慷慨地寄来了亲手整理打印的陈明仁日记之滇西部分,使笔者在写作龙陵战事时颇有久旱逢甘霖之感。此后,笔者又借赴滇西协助拍摄电视纪录片的机会,邀请陈湘生和其姐姐陈醴生同游,依据陈明仁日记中的记载,把将军昔日征战滇西的足迹和主要战场大致踏勘了一番。交往既久,笔者才意识到这份重要的史料何以过去从来不曾为社会所知。原来,陈明仁虽然曾写有日记,但生前从未向家人之外的任何人提及,更未想过要将它付诸公众。这完全是将军写给自己、留给家人的一份私人记录,其中虽然记述了平生所经历的重大事件,但同时也有大量个人内心自省及家庭琐事的记录。稍微翻看几页,就知道它与那种日记主人预料所写内容可能公开而带有“表演”痕迹的日记完全不同。这样的日记,才是那种可遇而不可求的、最纯粹意义上的第一手史料。这里,可以与徐永昌日记、黄杰日记做一个比较:徐、黄日记中,均有参谋人员协助记录的“起居注”般的个人“行状”,并且抄录了大量主人所经手的军事情报、作战文电等档案文献。这固然为私家记录增加了史料价值,但可以想见这样的记录也是预备好将来与公众分享的,所以日记中个人私情流露甚少,对某些人事臧否时的回避与掩饰比比皆是。而在陈明仁日记中,完全没有“助手”参与,因在戎马倥偬中时间紧张而笔墨俭省,但个人之喜怒哀乐均率性付诸笔端,完全不顾忌日记中的个人“形象”问题。最初,陈湘生先生仅想提供日记中的滇西部分,帮助笔者完成龙陵会战的写作。在使用这份“未刊日记”完成了作品后,笔者的心愿自然是获得了满足。但是笔者的写作主要聚焦于重大作战行动这条主线上面,文中仅涉及了日记内容中极少的篇幅,且很大程度是以之与军方战报做“互参”“印证”,因此读者几乎不能从中领略这份日记精华之万一。这无疑是一个极大的遗憾。基于一种学术责任感,笔者向陈湘生先生提出,是否同意将这份日记出版,因笔者供职于解放军出版社,恰好正是出版这类将帅日记的权威机构。陈湘生先生闻听后颇感意外,因为这想法从来不曾在他心里考虑过。于是笔者费了些口舌,向他絮叨出版这份日记的历史价值:“有这样一份重要的历史资料存世,我若遇到后保持沉默,是我作为学者的责任,您若坚持把它留在家里不愿公开,则可能成为您的遗憾。”实际上,我这番话是多余的。原本拿出这份日记提供给我,就完全基于陈家人的主导——他们甚至为此专门开了八个孙辈后人的家庭会议商议此事,并报告了仍健在的一位伯父。他们比谁都明白——陈明仁是他们的亲人,更是一位重要的历史人物,而现在,确有必要让这份“雪藏”已久的珍贵历史文献公之于众了。

文章关键字:华盛顿娱乐赌场,华盛顿娱乐,

所属于栏目:华盛顿娱乐赌场

上一篇:主场连胜客场受挫 文一男篮想要卫冕绝非易事   下一篇:科学和宗教、伪科学的区别

Copyright 2012-2014  http://www.changtongsj.com/ Inc All Rights Reserved.  网站版权由"华盛顿娱乐"所有

友情链接: